質詢交通部長蔡堆遠航營運情形立法院第7屆第1會期交通委員會第3次全體委員會議紀錄 時  間 中華民國97年3月10日(星期一)上午9時9分 地  點 本院紅樓201會議室 主  席 陳委員根德 陳委員福海:主席、各位列席官員、各位同仁。從遠航的問題可以看到金門的問題和交通的問題,首先本席要代表金門鄉親感謝部長和局長,那麼多年來,金門春節疏運計畫一直是金門鄉親的一個痛,本席這次當選之後,曾與部長作過一些連繫,我說金門鄉親的痛就是福海的痛,而福海的痛一定是交通部的痛,所以這次我特別在此以最感恩的心,感謝部長以及民航局各位同仁的辛勞,金門這次春節疏運的過程,整體而言都相當順暢,也讓福海在金門鄉親之前打響了酒店打工第一炮,所以本席要再次感謝部長和局長。 主席:請交通部蔡部長答復。 蔡部長堆:主席、各位委員。這是我們分內應該做的事情。 陳委員福海:目前金酒公司打算併購或者投資遠航,金門鄉親在這個議題上產生很多不同的聲音,本院同仁對遠航也有很多的關注,我們可以看到,遠航目前的資產已經負債一百多億元,如果金酒要投資遠航,每位金門鄉親平均可能都要負債33萬元,就這個部分,本席希望部長或者業管單位能更清楚的表達態度,政府只有一個,不分地方政府、中央政府,不分交通部、財政部,希望政府能給予我們一個明確的態度,將遠航整個財務狀況很清楚的告訴國人,更要清楚的告訴金門鄉親和金酒公司,請問部長,這樣的公司真的值得投資濾桶嗎? 蔡部長堆:謝謝陳委員的關心,過去無論是飛航安全還是服務,以國內航空公司而言,遠航都算是評價相當不錯的公司。以目前遠航負債的情況進一步解讀金酒投資的議題,我知道金門縣政府或者金酒公司長久以來一直有一個想法,就是想成立一家航空公司來服務金門鄉親,只是在新成立公司以及併購舊公司兩個方式的比較上,併購的管道說不定能更快達到目的,但我也非常佩服雷倩董事長的作為。 陳委員福海:改天我們再詳細來討論這個問題。本席想請教張局長,為什麼金門會那麼想要成立一家航空公司? 主席:請交通部民航局張局長答復。 張局長國政:主席、各位委員。這涉及多年來金門的交通運輸狀況,委員只要在金門土生土長就會發現,我也永慶房屋可以將這中間的淵源講給委員聽,以國華在新竹失事的那一陣子為例,當時記者曾問我,新竹是不是一個危險的機場?我說不是,金門才是,因為當時的金門跑道只有30米,而且兩邊都是樹林,也不能裝設助導航設施,從這裡就可以看到,民航局在金門投注了多少經費和心力,我們把所有山坡地的樹林和地雷去除,並改善跑道,金門機場現在是一個非常優良的機場。 陳委員福海:這一點必須感謝局長,本席也可以感受局長多年來的努力。但是為什麼金門鄉親今天會那麼苛求金酒公司投資遠航這件事?其中原因就是因為你的一句話。 張局長國政:這的確是我建議的。 陳委員福海:你曾經說過,乾脆金門自己成立一家航空公司。 張局長國政:沒錯,我曾說過既591然金門有錢,為什麼不乾脆自己成立一家航空公司。 陳委員福海:但本席希望張局長能就這個問題再看下一個問題,請交通部和主管的各部會審慎評估遠航這家公司,目前就各大報和媒體所呈現的資訊,行政部門的確必須在責任上負起對遠航的疏忽,在此本席也不打算追究,今天同仁也已提到很多問題,本席希望你們能儘速讓外界明瞭遠航的真實情況,讓大家知道遠航是家怎麼樣的公司?為什麼遠航目前會虧損一百多億元?相關單位應該讓這個問題透明化,不要讓鄉親再質疑金酒公司投資遠東航空公司的正當性。 第二個部分,在蘇院長時期,經建會曾規劃一、二期和三期、四期的工程,當時蘇院長曾建議設法合併和縮短一、二、三期工程的時間來投資金門的票貼航空站,為什麼要做這樣的規劃?兩位總統候選人都很清楚,兩岸經濟的問題,以及未來的中三通、大三通或者直航,無論是通與不通、大三通或小三通,金門都有它的前瞻性,所以本席希望部長在會後能重新瞭解這個問題。我和張局長在私底下也有聊過,第一期的費用是210萬元,等到工程進行到一個程度,我們會再投資第二期。本席發覺,在金門的建設上,往往等到真正開始通航時,相關建設永遠會嫌太少,例如海關在通關剪綵時就已充分凸顯它的不足,所以對於這部分,我們應該以更宏觀的角度來看金門未來的發展。請部長回去瞭解之後,我們下次再來討論這個問題。 蔡部長堆:好,謝謝。 陳委員福海:第三個問題,民航基金有一項支出是補助離島機票訂做禮服兩成的經費,對於這個部分,也請局長會後作瞭解,目前對「離島居民」補助的定義是指設籍金門才能作補助,但本席希望能改成「原籍金門」,即原本住在金門人,但因為金門就業機會較少,所以來台灣工作的金門人,本席希望這能納入補貼的資格,希望你們會後能進行瞭解,好不好? 張局長國政:好。 陳委員福海:現在金門居民大概擁有兩、三萬張的機票是屬於遠東航空,對於這個問題,也請你們去瞭解,這些票可以退票,但還要退票手續費,本席希望退票的手續費能減免,因為這不公平也不合理。 蔡部長堆:目前遠航並沒有停飛金門,所以機票在理論上仍繼續有效,如果是繼續有效的狀況,乘客當然能繼續使用和搭乘。 陳委員福海:但如果將來停飛帛琉了又該怎麼辦? 蔡部長堆:這又另當別論,遠航不但要全額退費,而且假如乘客願意改搭其他航空公司,遠航有義務要負擔移轉給其他航空公司的費用,這一部分在法令上規定得非常清楚。 陳委員福海:很多事情在事先就應該預防,站在民意代表的立場,本席認為政府應該更清楚的解決鄉親的疑慮。 蔡部長堆:我理解,相關因應方案,民航局實際都有在做。 陳委員福海:春節是2月份,但我們在12月份就已開始準備往返金門的整個流程,我們預判可能產生的狀況,例如天候不佳,或者加班機要如何安排等問題,但現在我們又看到一個問題,就是清明節返鄉的問題,金門3月到5月都是霧季,對於這個問題,首先要面對的就是航空公司可能沒有班機,屆時,被耽澎湖民宿擱行程的鄉親可能又會去找民意代表、交通部或民航局陳情。所以對於這個問題,請交通部必須先行瞭解,如果飛機的航班無法順利開航,你們可能就必須安排交通船,就我的瞭解,港務局目前有這樣的機制,但目前的船票費是每人一千多元,這費用可能太高了,搭飛機是一千多元,搭船卻也是一千多元,但這的確是變通的方式,所以請交通部必須與地方政府積極協調,如果因為沒有班機導致乘客必須改搭交通船時,你們在這方面要如何配套進行? 蔡部長堆:我會交代民航局、航政司與縣政府連繫,看要如何提供備援的計畫,讓鄉親能夠非常順利的在清明節返鄉。 陳委員福海:本席再次感謝部長和局長對金門交通建設的協助,以前不能做不等於以後不能做,關鍵字廣告本席知道民航局在之前曾編列預算,打算改善飛機起降金門時的視線,我那天也和局長溝通過,我希望能將廠站組以前的那些資料重新彙整。本席擔任民意代表已經18年了,這18年當中,我不認為有任何事情不能做,而是主事者必須勇於面對任何問題,以前不能做不代表以後不能做,要改善金門,除了必須當地居民配合之外,民意代表也要很認真的去看待問題,當然,本席也希望交通部和中央必須重視地方的建設,對於這個部分,請民航局能彙整相關資料提供給本席作瞭解,雖然以前不能做,但本席覺得以後一定能做。  


.msgcontent .wsharing ul li { text-indent: 0; }



分享

Facebook
Plurk
YAHOO!
禮服
創作者介紹

新電視

xc80xcihxj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